笔趣阁 > 走进不科学 > 第三百九十六章 年关

第三百九十六章 年关

  卢潇虽然是个徐云迫切期待的人才,但即便有阿斯利康从中协助,他的离职手续依旧需要一定的时间。

  因此徐云也没指望着卢潇立刻就能回国,在和田良伟又聊了一些内容后,二者便就此分别。

  .......

  相比于往年。

  2023年的除夕夜来的要更早一些。

  在结束和田良伟的谈话后没过几天。

  徐云等人便正式迎来了......

  农历新年。

  实话实说。

  这年头的各种节味虽然逐渐变得有些寡澹,但春节依旧是华夏人不可或缺的重要日子。

  每逢春节。

  大量在外工作的务工者、平日里不怎么走动的亲戚大多都会相聚一堂,吃上一顿滋味各异的年夜饭。

  小孩子大多会分到红包,高龄单身男女大多会被亲戚围着一顿输出.....

  而庐州所属的皖南又属于劳动力输出大省,因此每逢过年过节,都会有很多人从外地返乡,与家人们共度一场除夕。

  所以与其他一到春节就会变成‘鬼城’的一二线城市不同。

  庐州这座城市到过年的时候,反倒会变得有些热闹起来。

  “又是一年除夕啊.......”

  透过窗户看着楼下正在贴春联的一对老人,徐云的眼中不由浮现出一丝感叹。

  其实他不是那种喜欢哀伤春秋的小文青,但时值岁末,每个人的心中多多少少都会有些感怀。

  如果再加上一个无法与家人团聚的前置条件,这道感怀的情感便会放大上许多倍。

  不过很快。

  徐云这丝细微的伤感,便被身后锅碗清脆的碰撞声给打散了。

  他顺势转过头,发现老苏正双手捧着一叠陶瓷碗,一个个的朝餐桌上摆放着。

  徐云便快步走上前,把袖子撸起来小半截,对老苏道:

  “苏公,我也来帮忙吧。”

  老苏点点头,把碗放到了桌上:

  “好。”

  听着碗快摆放的接触声,以及从厨房里传来的呲呲响动,徐云的动作不由也欢快了少许。

  虽然自己今年没法回家,与父母分隔两地。

  但眼下看来,这顿年夜饭倒也不至于多孤独。

  过了一会儿。

  徐云的耳边忽然响起了老苏的叹气声:

  “小徐,你说老夫...唔,我还要多久才能完全适应这个时代呢?”

  徐云抬起头,发现一直以来都很稳重澹定的老苏脸上,此时正充斥着一股迷茫。

  老苏所说的适应二字,显然不是跟上2022年的生活节奏——事实上,老苏现在已经掌握了大多数电子设备的使用方法,那天徐云还看他玩原神了呢。

  所以老苏所说的适应,实际上是指他什么时候才能拥有为这个时代做贡献的能力。

  毕竟对于这么一位‘东方达芬奇’来说。

  看着飞速发展的人类科技,自己却无能为力,实在是太过折磨了。

  随后老苏又叹了口气,摇了摇头,继续道:

  “老夫近乎没日没夜的在看书学习,们心自问,从书中汲取的知识已然不少。”

  “然而在浩如烟海的知识面前,依旧犹如沧海一粟,不知何时才可见到尽头,何其可叹......”

  看着明显有些纠结的老苏,徐云沉默片刻,开口道:

  “苏公,我感觉您有些着急了。”

  老苏顿时一怔。

  接着徐云想了想,放下快子,从兜里掏出手机鼓捣了几下。

  朝老苏面前一递。

  老苏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,伸手接过手机,下意识的念了起来:

  “.......第进士,知宁县。迁集贤校理,编定书籍。颂在馆下九年,奉祖母及母,养姑姐妹与外族数十人,甘旨融怡,昏嫁以时。妻子衣食常不给,而处之晏如。擢知制诰。大臣荐秀州判官李定,召见,擢太子中允,除监察御史里行.......”

  过了好一会儿。

  他才重新抬起头,望向徐云,眼中似有所悟:

  “小徐,这是.......”

  徐云点点头,肯定道:

  “没错,这正是《宋史苏颂传》的内容,也就是....您的过往。”

  随后他深吸一口气,不动神色的看了眼厨房,发现没人注意到这里后继续道:

  “根据《宋史苏颂传》记载,当初您在北宋的图书馆里做了整整九年的图书管理员,从未显露过急躁。”

  “最后被皇上召见,凡有所问张口即答,最终一鸣惊人,担任了太子中允的职务。”

  “而如今您刚到这个时代不过几个月,为什么就如此着急了呢?”

  老苏继续愕然。

  是啊......

  当初自己孑然一身的时候,尚且能够沉寂九年,最后一朝爆发。

  如今自己有了更好的起始基础,为什么反而有些急躁了呢......

  看着脸色变化不定的老苏,徐云亦是在心中轻轻摇了摇头。

  作为一名重生者,他其实很能理解老苏的情况。

  北宋时期沉寂九年的‘小苏’、以及现在的‘小苏’虽然都是孑然一身,属于“布衣”。

  但此时的‘小苏’却有着上辈子那个‘老苏’贵极人臣的经历和阅历,先天性的心气就有些高。

  华夏有句古语,叫做曾经沧海难为水。

  站上了一个高度之后,一个人的视野和心态就很难恢复到原本的模样了。

  就像成年人回首俯瞰自己初中生活,初中时的有些举动、有些和同学的矛盾在成年人的眼光看来,实在是有些幼稚。

  徐云当初也是如此。

  所以....他多少也能理解老苏的心境。

  面对这样一个科技盛世,老苏想要展现自己价值的想法完全可以理解,甚至这种心理属于某种意义上的必然。

  但同样。

  知识这玩意儿,却也不是你爆个种、灌两口鸡汤就能搞定的。

  不可能你今天嚷嚷着我要努力学习,明天就能把微粒的波动方程给推导出来——那样估摸着薛定谔都得掀棺材板了。

  因此徐云能做的,主要还是以心理疏导为主。

  老苏自己上辈子的经历显然是个很有效的疏通剂,在看完《宋史苏颂传》后,老苏的脸色也逐渐开始恢复了正常。

  过了一会儿。

  他长呼出了一口浊气,眼中闪过一抹释然:

  “小徐,你说得对,老夫确实有些急躁了,如今重活一世,对时间终究有些敏感。”

  “想来还是要多学学你,24岁了还是雏鸟——老夫当初像你这么大的时候,儿子都有三个了。”

  徐云一脑瓜子问号:

  “???????”

  这tmd都能开到我?

  心情通顺不少的老苏显然没有察觉到自己给徐云的这发暴击,表情恢复正常的他忽然开始在意起了其他一些小细节:

  “对了小徐,今天既然是除夕,为什么都没有人放鞭炮和烟火呢?”

  徐云此时犹自有些自闭,下意识的就想问老苏为啥知道鞭炮和烟火。

  不过话在出口之前,他便及时反应了过来:

  北宋确实是有鞭炮和烟花这两样东西的。

  比如《东京梦华录》中,就明确记载过北宋放烟花的场景。

  另外《水浒传》中的‘轰天雷’凌振,不被重用时负责的也是制造烟花。

  所以以老苏的地位,知道烟花和鞭炮倒也不足为奇。

  想到这里。

  徐云想了想,解释道:

  “这些年国家出于环保和安全角度考虑,已经禁止在市区内燃放烟火了——至少庐州市区内是看不到的。”

  “毕竟在数年前,国内曾经发生过多起因为烟火燃放或者储存而导致的事故,甚至有不少人员伤亡。”

  “当然了,一些下面管控不算强力的乡镇倒是偶尔能见着......”

  徐云说这话的时候,带着一股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遗憾。

  某种程度上来说。

  如今年味逐渐寡澹,和禁止燃放烟火也有一定的关系——这是一个谁都没法否定的事实。

  但是出于国家角度考虑,开放烟火的弊端也确实存在,这方面有太多太多的前车之鉴了。

  只能说视角不同,看的情况也各有不同吧.......

  而就在徐云和老苏交谈的时候。

  他俩身后忽然响起了一道轻快的声音:

  “鸡汤来咯!~~~~”

  徐云顺势望去。

  只见顾群青和翁瑜婧分别穿着围裙,各自端着一盘热气腾腾的菜从厨房里走了出来。

  没错。

  今天这顿年夜饭除了徐云和老苏之外,还有顾群青、翁瑜婧以及出门去买饮料的裘生与张和光——就是不久前带徐云他们参观天文台的那货。

  其中裘生与张和光都有各自的项目要做,只能被迫留在了科大本部做孤寡博士。

  顾群青则是因为参与了舆论事件以及相关收尾工作,错过了回家的最好时间,便干脆待在了庐州。

  反正他过去在赛诺菲的时候基本上也没回国过春节,这方面的‘经验’甚至要比徐云还丰富。

  至于翁瑜婧么.....

  从这姑娘到庐州的时间就不难看出,她本身就没打算回金陵过春节。

  考虑到她在庐州没什么熟人,加之这姑娘也已经入职了华盾生科,徐云便向她发出了邀请。

  等聚到一起后,大家伙一合计,干脆做出了分工:

  常年在外的顾群青和翁瑜婧在刀工比赛中吊打了徐云,于是二人负责掌勺做菜。

  徐云和老苏负责摆盘。

  张和光与裘生两人则负责买饮料......

  十多分钟后。

  张和光与裘生一人拎着一箱旺仔牛奶回到了徐云的出租屋。

  又过了半个小时。

  一桌丰盛的中餐摆在了众人面前:

  肚包鸡、葱油东星斑、红烧肥肠、油爆大虾、水煮田鸡、炒年糕.......

  当然了。

  有顾群青这个海归在场,自然也少不了***鸡这个并不存在于中餐的中餐。

  待菜品上齐后。

  众人依次落座。

  家庭聚餐不需要分什么长幼尊卑,更不需要分什么主位次位宾位。

  大家将饮料倒满,由徐云领着一碰杯,团年饭就这样开餐了。

  裘生是个和谁都自来熟的性子,开动后率先飞快的夹起了一块肥肠,塞进嘴里咀嚼了几下,顿时眼前一亮:

  “好吃!”

  顾群青见说不由得意一笑,大拇指指了指自己,做个了老子就是牛批的手势:

  “不瞒你们说,过年的时候华人社区聚会,我做的红烧肥肠可历来都是抢手货,很多外国老都喜欢吃呢。”

  听到这番话。

  正在扒拉着米饭的张和光放下快子,有些好奇的问道:

  “顾经理,老外也吃得来肥肠?”

  “当然了。”

  顾群青看了他一眼,显得很澹定——平日里他可没少被人问过这个问题:

  “大家可能都听过一种传闻,就是欧美人不吃猪内脏,但其实这个说法和现实出入还是比较大的。”

  “英国、高卢、意呆利、德意志,这些国家其实都会吃猪内脏——他们真正很少吃的部位是猪耳朵。”

  “另外说起老外真正不会吃的东西,你们肯定猜不到是什么。”

  张和光闻言顿时来了兴致,思索片刻,报出了几个食材:

  “鸡爪?折耳根?福建人?还是皮蛋?”

  一旁的翁瑜婧想了想,补充了另一个答桉:

  “我听说欧美人好像不吃鱼头吧?”

  顾群青朝他们神秘一笑,轻轻摇了摇头:

  “都不是,答桉是瓜子。”

  随后他顿了顿,待众人齐露错愕之色后,方才解释道:

  “向日葵、南瓜、西瓜这些东西很多国家都有,但除了华夏和尹比利亚半岛之外,几乎没几个国家会食用瓜子。”

  “当然了,我说的瓜子是那种带壳的瓜子,也就是要用牙齿咖察一下嗑开的瓜子。”

  “国外的超市里有各式各样的seeds,但大多数都是处理好的瓜子仁,常见于饼干,CEREAL早餐或者甜点里头。”

  一旁的徐云静静听完,嘴角也忍不住扬起了一丝微小的弧度。

  正如顾群青所说。

  欧美地区除了尹比利亚半岛外,几乎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人喜欢...或者说会嗑瓜子。

  当年他在剑桥读交换生的时候,甚至被要求表演过嗑瓜子.....

  像老美们吃瓜子的方式都是抓起一把塞到一边的腮帮子里,用舌头一粒一粒移动到门牙位置,在嘴里磕完了噗噗噗往外吐。

  比如电影《神探飞机头》里,就有金凯瑞往外吐瓜子皮的场景,跟机关枪似的还带着一堆口水......

  除了瓜子之外。

  其他诸如鸡爪、皮蛋、鱼头这些东西,在国外多多少少都有一些市场。

  折耳根这玩意儿甚至在土鸡那边销量前几你敢信?

  总而言之。

  有了顾群青的这么一暖场,饭桌上的氛围不由更加欢快了许多。

  大家边吃边聊,很快便聊到了2023年的规划问题。

  顾群青先是和徐云干了杯奶,又看了眼裘生和张和光:

  “如果没记错的话,徐博士你们三个明年都要博士答辩了吧?”

  徐云点点头:

  “嗯,我们三个都是同届少年班出来的,今年答辩应该在五月份前后吧。”

  “那是你们,俺们天文系今年在四月份......”

  徐云话没说完,张和光便苦着脸举起了手:

  “所以今年我才回不了家,年后就要开始准备答辩材料了QAQ。”

  张和光的老师是国内很有名的常进院士,在2021年周又元院士去世后,常进院士是科大仅存的天文学院士,同时也是紫金山天文台台长。

  常进院士对于学生的学术要求非常严苛,即便如今天文系人数稀少,他依旧没有放宽原本的要求。

  所以张和光想要顺利毕业,难度要远高于徐云和裘生。

  当然了。

  作为少年班毕业的天才,张和光实际上的压力倒也没有表现出来的这么重就是了......

  看着刻意卖惨的好基友,徐云嘴角不由微微一动。

  但犹豫片刻,最终还是没有说话。

  很早之前他将有过一个想法,也就是将神王星的存在通过张和光的手公之于众。

  毕竟目前他身上的光环实在是有些耀眼,有副本的存在也不用担心今后会没成果产出。

  因此这种跨专业的发现,交给张和光是最合适的选择。

  不过眼下时机似乎还不太合适,因此思索再三,徐云还是放弃了现在先打预防针的念头。

  反正神王星就在那边,以现有的观测技术来说,并不需要像1850年副本中那样靠着公式推导锁定。

  发现目标说白了其实就是一个巧合的事儿,不需要投入太大的精力。

  想到这里。

  徐云便彻底把原先的念头打消,又看向了一旁的翁瑜婧,换了个话题:

  “小翁,话说你这是啥情况,大过年的还待在庐州不回金陵?”

  “我啊......”

  翁瑜婧大咧咧的挠了挠头发,接着哎了一声:

  “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儿,就是我妈在国外做生意,我爸又在外地跑什么重要项目,爷爷奶奶那边和我大伯一起过,我就懒得过去咯。”

  徐云这才心下了然。

  原来如此......

  一开始他还以为翁瑜婧是和家里闹别扭呢,但后来又想到了先前加好友时意外联系上翁父的情况。

  按照交谈时的情形来看。

  翁瑜婧和家人的关系应该没那么僵,合着原来是这么回事.......

  随后众人又边吃边聊了一个多小时,最终在八点出头痛饮完了最后一滴奶。

  徐云的这间出租屋没有客房,众人在洗完餐具后,便纷纷告别离去了。

  送完客人后。

  徐云忽然心中一动,找了个理由回到了自己屋内。

  接着.......

  进入了光环空间。

  .......。

本站最新域名:www.1biqug.cc

看过《走进不科学》的书友还喜欢